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凤凰涅槃

博采众长 为我所用

 
 
 

日志

 
 

东干人由来  

2017-06-22 11:49:46|  分类: 中国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干人由来 - 凤凰涅槃 - 凤凰涅槃

     【陕西回乱头子白彦虎的“反满排汉”,是传帖杀人,民族灭绝,还是所谓回民大起义】

 同治元年的陕西。一些回民首领发动了“传帖杀人”。想要借太平天国陕西清军调走之际杀光陕西汉人。在黄河以西建立一个纯粹的穆斯林国家。起事前。他们秘请铁匠打制刀具。杀掉铁匠以防泄秘。然后尽购街上的竹竿以充刀杆。临潼知县得知情况后。紧急关城才保住了一些人。而渭河两岸的全县村庄。30万汉人全被杀光。

东干人(дунгане,Dungani,Tungani)是中亚穆斯林民族之一,自称回族,系中国西北回民后裔。其迁居中亚过程主要有两次:一次是18世纪末,清帝乾隆将居于伊犁河谷的回民安置中亚。一次是1877~1878年陕西、甘肃回民反清大起义失败后,由起义领袖白彦虎率领余部迁居。人数约5000多人,最初住在七河地区(谢米列契耶),其后10年间又有一些甘肃籍回民,因逃避清廷迫害而陆续迁往。现有人数约51694人(1979),分为两支:一支为陕西东干人,约22491人。一支为甘肃籍东干人,约26661人,其余散居在乌兹别克斯坦和阿拉木图、伏龙芝等城市。


分布
  现有人数约51694人(1979),分为两支:一支为陕西东干人,住在
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州马山青镇、朔尔一提别镇与奥克提亚勃尔集体农庄,约22491人。一支为甘肃籍东干人,住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德鲁日巴集体农庄与米粮樊镇,约26661人,其余散居在乌兹别克斯坦和阿拉木图伏龙芝等城市。农村主要为农民和手工业者,城市中有些是工人和知识分子。所操语言为东干语,系中国汉语北方方言中的陕西方言与甘肃方言的混合,其中甘肃方言是官方语言,被广泛应用于广播、电视及学校。由于与其他民族杂居,中年人均能讲流利的俄语,有的通用哈萨克语、吉尔吉斯语或乌兹别克语。东干人早先多不识字,只有少数人能用阿拉伯文拼写“小经”,以后又用过拉丁字母,1953年以后,推广使用一种与俄文相近的文字,并用这种文字刊印报纸、教科书及其他书籍。

东干人由来
  同治元年的陕西。一些回民首领发动了“传帖杀人”。想要借太平天国陕西清军调走之际杀光陕西汉人。在黄河以西建立一个纯粹的穆斯林国家。起事前。他们秘请铁匠打制刀具。杀掉铁匠以防泄秘。然后尽购街上的竹竿以充刀杆。临潼知县得知情况后。紧急关城才保住了一些人。而渭河两岸的全县村庄。30万汉人全被杀光。当时西安城里的陕西巡抚提出的政策是安抚回民。对城里回民未杀一人;紧闭城门以防城外回民进城杀人。也阻城内回民出城杀人。再派陕西团练使张芾前去安抚。想不到回民起事的大首领任武。杀了张芾。另一位首领白彦虎杀人最凶。立志掘掉黄帝陵。结果董福祥击退。穆斯林30万人号称“陕回十八营”。几个月内在关中平原杀人五百万。一年时间关中个县长被回民杀害。只有一些县城内和逃入骊山的人口幸免。  陕甘回乱对汉族的大屠杀很严重。“重灾区”在汉民居多地陕西省。杀了约500万人。1863 年。左宗棠被任命为陕甘总督。率湘军进行镇压。陕西回民在被清军镇压退到甘肃后。对甘肃汉人又进行了大屠杀。虽然也有甘肃回民参加。但最残暴的是陕西回民。杀人最狠。包括白彦虎。据说他就是以杀人狠当上领袖的。不分男女老幼。全部用刀砍死。用火烧死。进行种族灭绝大屠杀。不是为谋财。不是为谋地。单纯为杀人而杀人。当时甘肃地靖远民谣:“同治五年三月间。杀气弥漫天。十余万人一朝尽。问谁不心酸。桃含愁兮柳带烟。万里黄流寒。阖邑子弟泪潸潸。染成红杜鹃。-==梦想文学网==-清歌一曲信史传。千秋寿名山。碧血洒地白骨撑天。哭声达乌兰。”   陕西**后。又不断动员甘肃**。甘肃回民是1863年开始暴动地。甘肃回民杀汉人乡邻难以下手。从陕西逃过来的回民则走一路杀一路。甘肃汉民被杀了600口减少70%。中部地区的汉民几乎全部被杀。据《中国人口史》一书的统计。回乱前咸丰十一年(1861年)甘肃人口145.万人。战后光绪六年(1880年)人口仅存45.5万人。人口损失1455.5万人。损失比例为74.5。在甘肃。回民一次杀10万以上汉人的大屠杀有很多次。许多县的汉人被杀绝。回乱杀掉陕甘两省地总人口大约2000万人。民国初年。甘肃(即甘肃省、青海省、宁夏区全部)仅剩人口三、四百多万。一年之内。陕甘两省共有110多万汉人被杀。时称“同治回乱”。  汉民之所以有这么大地损失。是因为汉人的传统是不私藏兵器。所以遇到问题没武器可用。而当时的回族一般都有。二是回族有骑兵。汉人没有。骑兵对步兵。胜负是明摆的。三是回族聚集之后(估计人数最少有几十万)。首先不是攻击城市。而是以上百倍的兵力集中扫荡各个孤立的村庄。村庄人口少。所以被整村整村灭绝。而中国当时农村的特点是农村人口占全省人口的0%。另外一点是屠杀来得突然。各个农村来不及组织联合以及防御。很短的时间内。陕西就被杀了几百万农村人口。后来的城市由于孤立。在局部人数上反而占压倒性多数。  左宗棠率湘军抵达后。清军主帅左宗棠办“善后”非常严厉。回族人数死亡也重。陕回死亡达数十万人。陕西**首领马化龙地金鸡堡起义军粮尽援绝。马化龙亲赴刘锦棠营中请降。表示愿以一人“抵罪”。马化龙及其子马耀邦向清军交出各种火炮56门、各种枪千余杆。并写信向王家疃庄的回民起义军劝降。左宗棠恼恨马化龙反复无常。残杀无辜。死在他手里的百姓有十数万。实属罪大恶极。同治十年(1871年)正月十三日。马化龙与亲属及反清首领共1800余人被清廷处死。清廷将其头颅遍示全国各地达10年之久。其子孙几被剪灭殆尽。陕西上百万回人要么被杀。要么被迁走。要么吃猪肉改回汉族。另一匪首白彦虎逃往新疆。后来又投靠浩罕侵略者阿古柏。后来左宗棠收复新疆。白彦虎又逃到中亚。也就是今天东干人的祖先。
民族历史
  东干人信仰
伊斯兰教,最初移居俄国时,逊尼派的陕西籍回民与苏菲派门宦的甘肃籍回民各行其是,以后逐渐趋同。现均属逊尼派,信仰虔诚,遵守哈乃斐学派教法。白彦虎在世时,东干人即在七河地区修建了40多所清真寺,均为中国建筑风格的砖木结构。生孩子后请阿訇取经名。生活中严格禁酒,不食禽鸟飞鱼类,严禁吃猪肉。清真寺的阿訇有东干人、吉尔吉斯人乌兹别克人,他们在群众中普遍受到尊敬。东干人的名字男性一般为哈桑阿卜杜拉,女的为法蒂玛等。姓氏则以“马”为主,按照中亚人习惯,男的称阿卜杜拉·马基耶夫,女的称法蒂玛·马基耶娃。100多年来,东干人既能与周围的民族友好相处,适应当地的一些风土民情,又能将中国回族文化中的习俗、语言保留下来。如喜食面食,仍用筷子吃饭,食品也保留原来名称,如莲花白、黄瓜、凉粉、卤面、面片儿、馍馍、胡椒等。大多数东干人都能讲简单的汉语,语调中仍有纯朴浓重的陕西、甘肃方言和一些北方汉语成分。结婚时讲究嫁妆、彩礼、闹新房。  现在东干人的文化已相当发达,已有一些著名的东干语言学家、历史学家、作家。出版了一些著作,如“19世纪下半叶的东干起义及白彦虎在其中的作用》、《苏维埃东干史纲》、《现代东干语词汇统计、后缀统计与计量单位的语法特点》等,受到学术界的重视。国际学术界已将东干人作为一个单一的民族共同体进行考察研究。白彦虎  白彦虎是清代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亦称同治回乱)首领之一,提出“反满排汉”,抵抗满清的压榨,与汉民相仇杀,是西北地区回民起义后期斗争的领袖,是最后迁入俄国七河地区东干移民的组织者及领头人。至今,12万东干人仍尊称他为中亚东干族之父。
民族人口
  中亚东干人与
吉尔吉斯、哈萨克、俄罗斯乌兹别克等民族居民同甘共苦,共同走过了120年。现在他们主要生活在3个新独立的国家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并为这些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及社会各方面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据1999年人口普查统计,吉尔吉斯斯坦东干族人口为51766人,在哈萨克斯坦为 36900人,两国共计约88700余人。我们还没有关于乌兹别克斯坦东干族人口的统计数字,但估计不会多于25000人。这样,中亚东干族总人口约有 115000人,这一数字与东干族刚刚定居中亚的19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相比,增加了10倍。  从1999年吉尔吉斯斯坦人口普查结果看,东干族人口的85%分布在楚河州。楚河州和比什凯克市的东干族人口是东干族人口总数的91%。另外一些地区的情况是:伊塞克湖州(主要是伊尔德克东干乡与州府卡拉科尔)有2948人,占东干族人口总数的5.7%。也就是说,东干族人口的97%生活在楚河流域和伊塞克湖州。此外,奥什州东干族人口为742人(占东干族人口总数的1.4%),纳伦州东干族人口为399人(占0.8%)。[1] 白彦虎  白彦虎是清代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亦称同治回乱)首领之一,提出“反满排汉”,抵抗满清的压榨,与汉民相仇杀,是西北地区回民起义后期斗争的领袖,是最后迁入俄国七河地区东干移民的组织者及领头人。至今,12万东干人仍尊称他为中亚东干族之父。
民族语言
  东干族使用东干语。现代东干书面语言是以甘肃方言为基础方言,以甘肃方言的语音为标准语音,以20世纪40—80年代东干族作家创作的东干语文学作品为标准语法规范的现代语言。东干文在经历了阿拉伯字母、拉丁字母形态后,至1954年演变为以斯拉夫字母为基础的文字,并使用至今。  东干族语言中中有不少
阿拉伯语、波斯语及吉尔吉斯语、哈萨克语 [r]音的借词,所以,在其语音系统中多增加了一个颤音[r]音位。东干语有三个声调,在东干文字上不表示出来。东干语与汉语普通话相比,还有不少差别。例如东干语名词中有“数”的语法范畴,名词通常在其后加上附加成分-mu表示“们”,在普通话中“们”只能加在表示人的名词后面,但在东干语中,表示物的名词后也可以加-mu(们)。另外,在汉语普通话中没有那么多的俄语、阿拉伯语、波斯语、吉尔吉斯语、哈萨克语借词,但在东干语中却有许多。  东干族是中国回族的后裔,其主要来源是19世纪末回民起义失败后迁居中亚的起义残部。在120 余年的历程中,由于生存需要和受教育的结果,使这个原本操用单语的民族群体渐变成了一个多数人能够使用两种以上语言的双语民族,并且由于语言环境和教育的原因,部分东干族丢失了自己的母语而转用其它民族的语言。同时,双语化进程中强烈的民族意识凸显出来,又使东干族认为东干语这一从语言学特征上讲的是汉语西北方言特殊变体的语言就是东干族(回族)自己的民族语言,因而形成了独特的民族语言观。[1]   风俗习惯  东干人在他们的聚居区建造了一些清真寺,有的仍然是中国式建筑。东干族男子多戴白色或黑色带花纹的圆形小帽,妇女多戴白色盖头或头巾,有的老年妇女还喜欢扎腿带子。在婚礼或喜庆的日子里,中青年男子多穿西服或上衣,套一件黑色马甲。妇女多穿下腋开襟绣着花边的旗袍或连衣裙,喜欢穿绣花鞋,喜欢戴金银手饰,如戒指、耳坠、手镯、项链以及胸花等。[2]   在早期,结婚时新郎一律穿蓝色长袍马褂,头戴礼帽,上插红花,肩披红绸,属典型晚清时期新郎打扮,后来改为西装礼帽。但是新娘仍然梳燕燕头,戴上假发套,插上金银首饰和各色的绢花。身穿绣花大襟长袍,配一方大披肩,裤腿绑带上系着银铃,脚登绣花鞋,手里拿一块大花帕子,始终保持着清代打扮。东干人结婚时还要耍公婆,在新郎家父母的脸上抹上红颜色,让前来祝贺的人任意取乐。这很像我们陕西、甘肃、宁夏一带回族的结婚习俗。 
  

新郎身上批的两个大红绣球


东干人在中亚地区使用东干语、俄语或其他语言,对外交际多使用俄语或吉尔吉斯语、哈萨克语,对内使用东干语。东干语其实就是我国陕西、甘肃、宁夏一带西北方言中的中原官话(关中片和陇中片)。东干语内部有陕西话和甘肃话之分。东干语的标准语是甘肃话口语。东干族的文学可分为书面文学和口传文学两个方面。其中,口传文学形式非常丰富,有儿歌、口歌儿、口溜儿、猜话、倒口话、曲子、故今等。在这些口传文学中,尤其是“口歌儿”(里面主要是谚语),它不仅是东干文学的一种口头创作,也是中亚东干族劳动人民语言艺术的结晶。它不仅反映了中亚东干族对自然规律、社会事理、宗教信仰、伦理道德、家庭观念、是非善恶、生活习俗等多方面的认识和理解,而且还蕴含着浓郁、多彩的民俗事象。[3]   中亚的东干人喜欢和睦、热闹、快乐的大家庭,重视亲情,他们在口歌里说:  家呢有个三件宝,鸡儿叫、狗咬、娃娃吵。  不说不笑,耽搁哩老少。  无事调唆分家没下场,大锅呢的饭有味吃的香。  手拉手,攥一把,头顶儿抹到脚底下。  回回的亲,扯扯蔓的根,不掏还罢哩,越掏越深。  东干人保留了我国传统观念,喜欢男孩,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倾向,如: 
  

东干人的新娘


一儿一女活神仙,无男二女心不甘。  给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女死毁一半,男死连根烂。  老子弹脚,娘陪手,再养女子就是狗。  东干人的婚嫁严守伊斯兰教规,男女双方都是穆斯林才能通婚。东干女子一般不外嫁,反对近亲结婚,一夫一妻制不太严格,有娶小的习惯,如:  衣裳帽子搅乱哩,回回嫁哩黑炭黑炭:中亚人对吉尔吉斯人的戏称,也叫“黑娃子”。哩。  亲上不能结亲,亲上结亲,剁断筋。  骑驴的腿不闲,娶两个婆姨的嘴不闲。  一天的谋囊,赶早喝上二两,一世的谋囊,办上两个婆娘。  头一房当墙,第二房当娘,第三房搭上个板板儿供养。  一人娶九妻,不够哩再娶去。  东于人的婚礼至今仍然保持着我国“六礼”的传统,同时有回族的习俗。婚嫁中男方先打发媒人到女方家提亲,要有父母的“口唤”。“给话”后要吃“定茶”,送卡利姆,定日子。女子出嫁前要在自己的小屋里“坐炕”,静坐三天,回忆父母的养育之恩。新娘出嫁前一天,与女友在小屋里或唱或哭,悲叹分离,东干人叫“少女会”。结婚时男方用花车迎娶,在洞房要请阿訇念“尼卡哈”。晚上青年男女“遭房”耍新娘子。口歌儿里说:  天上无云雨不通,地下无媒结不了亲。  一家的女儿百家问,抄花子过来捣一棍。  媳妇儿到门前,还得一个老牛牵。  见官司——说散场,见婚事——说成双。  每一家东干人生活中都离不开茶,早晨、中午、晚上都要喝茶。他们喜欢喝印度红茶,现在有时也喝花茶,喜欢喝浓茶。在东干识字课本里,有一篇课文写道:  天天早上起来哩,各家各户;  先喝茶呢,不吃饭,也不吃肉。  格鲁吉亚的太阳,库拉的浪;  都在茶叶里头呢,血咋不旺。  人说心里闷的慌,浓茶喝上;  寿数能长脸色好,身体强壮。  别的嗜好我没有,就爱喝茶;  人老几辈都喝呢,我妈我达。  东干人的口歌儿里,也有关于喝茶的内容,如:  馍馍不吃茶不喝,心中有话难得说。  喝哩酽茶酽:浓,我国西北方言。就是搔,喝哩淡茶灌尿脬。  从信仰上看,东干族属于伊斯兰教逊尼派,与中亚其他穆斯林民族相比,他们更虔诚,更谨守教规。口歌中说:  人爱主爱,人不爱主不爱,  人忙主不忙,早晚下一场。  人有曲曲心,安拉有过过路。  洗手洗到肘,吃饭送到口。  回回是鱼,三天不洗就是驴。  树迎风呢,财贝迎拜俩拜俩:灾难,阿拉伯语借词。呢。  东干族人的生活中,每时每刻都以礼相伴,他们特别重视伦理观念,崇尚礼仪,讲究“三德十行”,注重乡情和友谊,群体意识比较强。口歌中说:  一省一个乡俗,一城一个礼仪。  读书要得知识深,学不下礼义不如人。  伸手不打礼行人,出口不骂老年人。  家呢不瞧人,出门没人问。  不走的路过三遍,不用的人用三遍。  人给人不报恩,在世就是活畜牲。  中亚回族经受了许多痛苦和折磨,也亲手创建起了自己美好幸福的生活。他们相信命相、运气和洪福,但更相信人定胜天,勤劳致富。口歌中写道: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运气命大跟前坐,无运命小跟前过。  时不来,运不通,担上个扁担学营生。  鸿运到哩家,扁担开哩花。  诸葛亮能掐会算,不迭司马的洪福遮天。  银钱是英雄身上的垢甲,是多会有命能挣下。  把运气不要当本事的使。  东干族的丧葬与陕甘宁回族一样,人死后实行土葬。要请阿訇念经,过“乜贴”。坟地直着向下挖两米左右深,向北挖一个长条洞,将埋体头朝北,脚朝南,面向西放好,用土块将门洞砌严,把直坑填平,上面堆成一个长条形的坟堆。就像口歌里所说:  头往北,脚往南,四十个土块插的严。  东干人的葬礼中,还有“添油”的习俗。人死后亲朋好友都要给死者家属进行帮助。起初是送油,所以叫“添油”,后来改送钱。这在东干口歌里也得到了反映:  把我好比黄风地呢一盏灯,  灯灭了无有一个添油,拨灯的人。[4]   以上东干族口歌里的民俗事象,不仅反映了中亚回族社会生活的广阔画面,也反映了东干人的民俗心理、民俗风尚和民俗文化。我们如果将这些民俗文化和我国西北地区作一对照,就会发现中亚的东干族虽然和我们相隔甚远,但是“去国万里情不改,离乡百年魂尚存”。尽管在某些方面发生了一定差异,但风俗习惯还是同宗同源的。这对我们深入研究西北历史风情、伊斯兰文化的亲和力以及我国边疆少数民族移民史、华侨史都有着重要的学术意义
 
http://baike.baidu.com/view/911146.htm
 
 
盖棺定论
  1864年10月,白彦虎在屠杀了合水的汉人之后,进攻陕北,打算烧毁黄帝陵。但在陕北遭到当地反清的“饥民武装”董福祥的顽强抵抗,最终溃退。1869年,白彦虎再度派人烧黄帝陵,被北路清军击退。这次事件拉近了饥民武装与清军的关系,1868年,
董福祥归顺了左宗棠。黄帝乃中华民族之祖先,黄帝陵乃我华夏民族的神器所在,白彦虎身为回民军领袖,竟欲作此天人共愤之事,可见其丧心病狂,汉族人如何不恨他?饥民首领董福祥归顺左宗棠后,奋力抗击外国侵略者,成为民族英雄。还有一个事例,穆斯林民兵在各处摧毁佛教寺院,杀戮佛教徒和道教徒,并计划摧毁华山的建筑群,这样的做法无异于彻底毁掉汉族的佛道文化,转而强迫汉族人信奉伊斯兰教。  同治年间的动乱,对回汉两族都是大灾难,1880年陕西回民人口谷底数不会超过15万。同战前全省的175万的峰值人口数相比,战乱中损失的回民在160万口左右,人口损失率高达91.4%。其实在同治之前,《钦定兰州纪略》和《钦定石峰堡纪略》均记载过乾隆“根株净绝,永保无虞”八个字的上谕,自此之后清政府一直在伺机清洗宗教信仰浓郁的西部地区,直至同治年间的陕甘回变之后,左宗棠彻底确立了满清在西部的统治地位。  中国历史学家马长寿曾经评价说:“同治年间的回民起义,对西北回民历史来说,是一次空前未有的大变动。在此变动发生以前,陕西各县,特别是渭、泾、洛三河流域,是我国回民的一个主要集中区或杂居地,但自这一运动发生以后,清代统治者把陕西各地原有的回民,除了西安城内的回民以外,整个驱逐出境或屠杀了。这一空前未有的大变动,改变了历史上陕西人民民族成份的原有面貌。”(见于《同治年间陕西回民起义历史调查记录》序言) 对此一切的一切,白彦虎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  1、阿古柏于1865年从浩罕汗国率领私人武装侵入新疆。1867年,他在喀什宣布成立“毕条斯特汗国”,正式建立了侵略政权。此人的性质无须多说——是一个“打着宗教旗号的侵略者”。  2、白彦虎于1873年离开陕甘地区进入新疆,在北疆地区落脚。他与阿古柏达成了什么协议目前不清楚,但考虑到他接受了阿古柏的军事援助并与之建立了军事同盟,以及阿古柏在1873年后就没有再对北疆地区发动进攻(此前他发动了三次入侵北疆的战争)的事实,可以认为,白彦虎以阿古柏为他提供军事援助为条件,充当了阿古柏在北疆地区的代理人。  3、1876年春天,左宗棠率领90营西征军正式进军新疆,讨伐阿古柏。在这场战争中,白彦虎的态度极为明确,那就是:坚定地站在阿古柏一方,充当阿古柏抵抗西征军的前哨。经过乌鲁木齐、玛纳斯等几次战役,白彦虎的军事力量被彻底击溃,率领数千残部逃入俄国。  4、白彦虎残部逃入俄国后,投靠沙俄,充当了沙俄入侵新疆的工具,多次入窜骚扰。1878年9 月,白彦虎残部数千人在俄国经过休整和重新武装后,兵分三路侵入新疆,被左宗棠麾下的西征军刘锦棠部全歼。这是白彦虎残部入窜骚扰规模最大的一次。直到 1881年清政府与沙俄就伊犁问题达成协议后,由沙俄指使的白彦虎残部入窜才告结束。
 
http://baike.baidu.com/view/74432.htm
 
后记:回帖
    陕甘回乱,尽管过去不到150年,但历史的真相,似乎被刻意模糊和遗忘,但民族屠杀背后所隐藏的真正的民族问题,其实并没有真正解决。国父中山先生民族主义所展开的民族大课题,如今看来,从来都没有过时,相反,历久弥新,是未来中国民族问题解决的根本之道。否则,陕甘回乱民族屠杀的血腥悲剧,难免重演!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